丝瓜视频成人破解版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个少年有一头微卷的亚麻色头发,之前因为太脏也不理发的缘故头发一直打结缠在头发后面。

此时百里辛将这个身体洗的皮都要脱掉一层了,头上的泥垢油垢什么的哪里还有一点。

只是因为刚才撕扯头发的时候并没有多么仔细,百里辛的微卷头发还是有些长的垂到了脖子下面。

迦尔见状,问道:“主人,是否要帮理发?”

百里辛点点头,“好的,谢谢。”

啊天呢,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机器人简直太爽了,百里辛只觉得自己此刻已经过上了衣来张手、饭来张口的日子。

十项全能人才迦尔将剪刀和梳子一手拿着一个,有模有样地为百里辛打理起头发。

镜子中的男人低头用认真的眸子注视着百里辛的头发,挺直腰板一丝不苟地为他修剪着头发。

迦尔的手温柔地插-进自己的头发中,偶尔还顺便按摩按摩自己的头皮,让百里辛舒服地险些身子都要软了瘫倒在地。

不过几下的功夫,头发就修剪好了。

满意地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,百里辛点头微笑,“谢谢,我们出去吧。”

糖果系女生花容姿态尽显俏丽

外面,传来一声属于格雷沃森粗犷声线的哀嚎。

天知道,刚才迦尔为百里辛做衣服时简直闪现了他的钛合金狗眼。

手指以不可辨认的速度飞速穿梭着,不过短短几分钟一件精致的衬衣就做好了。

格雷沃森看了看绅士一般的迦尔,又看看自己身边这个呆滞蠢笨的低劣机器人,没报希望地问道:“会做衣服吗?”

“会的,主人。”

“咦?居然会做衣服?”格雷沃森显然没有想到废物居然会做衣服,“那也给我做一件呗。”

废物点点头,“没问题,主人。”

距离废物答应做衣服,到现在衣服做出来,中间隔了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当废物从旁边的房间里将那件神秘的衣服取出来是,格雷沃森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那、是、一、件、大、号、护、士、服!

还、是、粉、色、那、种!

格雷沃森哀嚎一声,“格老子的,老子让做个燕尾什么的男人衣服,做个护士服干什么?!”

废物显得有些委屈,它将大号护士服抱在怀里,小声道:“对不起,主人。我的记忆芯片里除了护士服,还有镂空装、捆绑服、三点装、紧身皮衣、猫女装、兔女郎、内衣、内裤的制作方法,您具体需要哪一种?”

格雷沃森:“……”

无奈的揉了揉脸,格雷沃森一脸的生无可:“这也是前主人的那个儿子给植入进去的?”

“是的,主人。”

我(**!#¥%!!我草草草草草,老子要是找到那个前主人的儿子,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!

百里辛听到声音出来,就看到废物怀里抱着一件粉嫩嫩的大号护士服,再也憋不住,“噗嗤”爆发出一声强烈的大笑。

百里辛笑的直不起腰来,还好有迦尔搀扶,才没有滚到地面上,“艾玛,笑死我了。”

废物将实现调整到百里辛方向,发现他和自己储存在记忆中的百里辛形象略微不同,疑惑问道:“请问您是百里辛先生吗?”

百里辛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,点头应道,“是啊,我是百里辛。”

“百里辛先生,您和洗澡前的您真是判若两人,下面重新记忆百里辛先生的外貌特征。”说着废物的眼中放出一道微弱的蓝光,上下扫描了百里辛几秒钟后又收了回去,“存储完成,已记录百里辛先生的两种外貌特征。”

百里辛笑声原本引起了格雷沃森的怒意,他正要破口大骂,接过一看到百里辛的容貌,顿时停下了动作。

这个贵公子谁是?是那个可恶的臭小鬼百里辛?这么可爱的少年竟然是那个邪恶的家伙?

格雷沃森瞪大眼睛呆呆望着百里辛,气焰顿消。

其他随性的几个人看百里辛也看直了眼,倒不是说他们有多么被百里辛吸引,而是百里辛的真个人反差实在太大,大到乍一看到他洗澡后的模样,别人都能出现世界观崩塌的危险。

那么一个邋遢肮脏下面,竟然藏着这么一张天使的面孔。

终于,格雷沃森收回视线,冷笑一声,“原来是个小白脸。”

百里辛没有说话,眼睛却瞟向了那件护士服的位置,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和讥讽。

那意思就好像在说,不还是个女装癖吗?

红鼻子侏儒老头从隔壁制作间走出来,当看到百里辛的时候眼睛差点瞪了出来:“妙,妙,妙啊,果然是人靠衣装,小少爷这一身装束,十分符合您的气质。”

百里辛又笑了笑,问向红鼻子侏儒老头,“请问从这里有什么办法到氦克星?”

“氦克星?”红鼻子侏儒老头闻言皱起了突起的眉毛,“以前倒是每月都有一次往返氦克星的飞船,但是自从氦克星闹机器人□□之后,最后一次前往氦克星的飞船被机器人大军扣押在了氦克星上,到现在那些人们还没出来,生死未卜。从那之后就再没有飞船前往氦克星。”

百里辛点点头,“那我如果买一架飞行系统优良的飞行器,大约需要多少星际币?”

红鼻子侏儒老头拿出手比划了比划:“我掐指一算,大概需要10万星际币。能源储备区充足,飞行距离远,可以送在这个星系的任何星球间往返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“嗨,老伙计,我上次在这儿看到了一个不错的传感器,当时不是说给我留着?现在我有钱了,把它给我吧?”格雷沃森提着钱袋走过来,络腮胡子随着他的说话一颤一颤的。

“奥,那个东西,我给留着。让我找找,让我找找我放在哪里了。”侏儒弯下身子在这堆满了箱子的屋子里翻箱倒柜着,终于,他在角落里找到了这个已经蒙上了一层灰的传感器,“今天我的收获不错,这个传感器我就送给了。拿着,格雷沃森。”

格雷沃森笑嘻嘻接过传感器,这家伙,上一次来的时候还跟自己要50个星际币,这次竟然免费送给自己。看来那红石能让这小老头狠狠地赚上一笔,“老伙计,刚才自己躲在制造间又在捣鼓什么好东西?”

“哈哈哈,”红鼻子侏儒老头哈哈笑了一声,“我突然想起来还没给我讲的艳遇经历。”

“来来来,好说好说,我们到一边细说。这些事情,少儿不宜。”格雷沃森说着还拿眼睛乜了一眼百里辛。

百里辛耸耸肩,“们说们的,迦尔,我们到黑市逛逛。废物,要不要一起?”

废物红色的眼睛眨了眨,讯问格雷沃森:“主人,我可以到黑市逛逛吗?”

格雷沃森正和红鼻子侏儒老头聊地起兴,摆摆手不耐烦道:“去吧去吧,记得回来。”

“好的主人,我一定会回来的!”

就这样,一人两机弯着腰出了门,百里辛期间又不遗余力笑了一次迦尔的下腰动作。

黑市距离侏儒的家不远,几个人也就没有选择交通工具,而是步行前往。

走着走着,废物突然问道:“百里辛大人,主人明明是被迦尔机器人打伤的胳膊,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女人们所致,他是出现了幻觉吗?主人是不是生病了?需不需要救治?”

百里辛笑着摇了摇头,他此刻坐在迦尔的臂弯上,头几乎和迦尔平齐。伸手摸了摸废物的头,百里辛道:“主人只是在维护一个男人的尊严。”

废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“用性幻想可以提升男人的尊严吗?在我的记忆芯片里还存储着100个t的成人电影外加10个g的种子,为了主人的尊严,我是不是应该经常给他播放?”

百里辛:“额,这个问题……还是不要播放了,我觉得如果给主人播放的话,他真的会把送去垃圾回收厂的。”

“好的,百里辛大人。”废物又点了点头,“对了,百里辛大人,您有男人的尊严吗?您需要看这些成人电影吗?我可以导给迦尔,让迦尔为您播放。”

百里辛的菊花不明所以地一紧,他尴尬笑笑,“额,这个,还是不要带坏我们家迦尔了。”

行走说话间,百里辛一行人重新回到了黑市入口。

看到这拥挤的人群,百里辛直接从迦尔的身上跳下来。

迦尔在前面开路,百里辛和废物跟在后面,等到了一处服装店的时候,百里辛突然停下了脚步,“等一下,迦尔。”

迦尔停住步子,转身面无表情地看向百里辛。

百里辛打量了打量迦尔的体型,才伸出手指指了一件衣服,对着摆摊的那名长耳朵蓝皮肤的老板娘道:“把那件衣服拿来看一下可以吗?”

这是一套用类金属纤维材料制成的银灰色风衣和银灰色西装裤,一丝褶皱都没有,晃动间表面还会反射出极为浅淡的白光。

将衣服拿过去在迦尔的身上比划了比划,百里辛满意的点点头,转头走向老板娘。

“把它包起来吧,多少钱?”

“奥,亲爱的小少爷,这一件衣服需要70个星际币,看它的材料,都是用的全星际最好的类金属纤维,我可没有欺骗您,这已经是最低价了,其他地方都卖120个星际币。”

百里辛点点头,从迦尔一直拿着的钱袋中掏出了7枚银币,“给,谢谢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