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幸福宝下载安装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简小的话,让安宸不由得心里一阵抽疼,那一对父母,在知道了自己的孩子犯了天大的错误的时候,毅然决然的决定为孩子付出,可是他的呢?从小到大,乖巧懂事,成绩优异,可以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错事,可是她的父母呢?

身在安宅这样的家庭里,又是Eeror的继承人,安宸从小受到的都是严苛的训练,说实话,他和苏默默和安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,但是安宸知道,他们是爱他的,那些训练,承接Eeror,这是他作为安家长子的义务,但是他的父母是爱他的,可是简小呢?

安宸心疼的抱紧了她,她明明……明明那么好,那么优秀,为什么却要对她那么残忍,父母所带来的伤害,安宸明白,纵使他倾尽一切去爱她,宠她,也弥补不回来……

越这么想着,安宸就觉得心疼得紧,反倒是简小淡淡的笑了笑,轻轻的握住安宸的手:“我没事,真的没事!想知道第三吗?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我看得出来,徐娅本性不坏,否则她也不敢冒着得罪的风险去帮凌微羽,对于这样的人,最好的惩罚不是死亡,而是愧疚!”

简小重新拿起那张心形支票和贺卡:“看,这说明我当初想的没错!”

安宸淡淡的勾了勾嘴角:“喜欢就好!”

那些人活着或者死去,都和他安宸没有半点关系,他也不在乎,一切的一切,只要他的喜欢就好!

晚上,由于苏梓睿的回来,安宅热闹了起来,饭桌上的聊天,让简小知道了原来苏梓睿是专门为了她和安宸的婚礼回来的!

可是关于婚礼的和事情,安宸半个字都没有和她提过,他们终于要办婚礼了吗?

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

这场婚礼筹备的时间,真的够久的……

吃完饭,安情和安宸还有苏梓睿三人在书房里,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,简小陪了小宝宝一会儿,等到孩子睡着之后,简小才慢慢的走了出来,本来想回自己房间的,却听见苏梓萱的房间里传出阵阵的抽泣声,简小不由有些担心,她房间的门没有合上,开着一点点门缝,简小本来只是想过去看看苏梓萱的情况,却听见里面传来苏默默的声音,好像是些安慰的话!

简小伸出去准备推开房门的手又悻悻的收了回来,虽然她和苏梓萱的关系现在很好,好得宛如亲姐妹一般,但是人家母女谈心,她进去插话终究不太好,简小微微一笑正准备转身离开,就听见里面苏默默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萱儿,也许蓝斯真的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,他是为了保护才不告诉,就像爸爸,就像哥哥一样!”

苏默默的话成功的让简小停住了脚步,安宸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她的吗?

关于那个流掉的孩子,简小知道安宸瞒着她是怕她伤心,简小想,也许苏默默说的就是这个事吧,算了,都已经过去了,简小便迈步离开,苏默默接下来的话,她也就没有听见……

简小回到房间,安宸还没有回来,视线落在chuang头的那张贴纸上,第七个正字已经开始画了,简小微微皱了皱眉,安宸那天说的三十五天到底是什么意思?

三十五天?

简小掰着手指,算了算时间,那天正好是她生完宝宝三个月的日子,三个月怎么了吗?

没等简小想出个所以然来,安宸就打断了她的思绪:“?怎么了?”

“啊?……哦,没什么,我在想这个是什么意思?”

简小指了指墙上的便签,对着安宸问道!

安宸微微挑了挑眉,眼底闪过一丝坏笑:“没什么,那天有点重要的事情要做!”

重要的事情?

现在简小能想到的重要的事情就是她和安宸的婚礼,难不成安宸要在那天办婚礼?可是这怎么可能呢?

这马上就到了,都不通知她?

“好了,该休息了!”

“哦!”

安宸可不想让简小知道他脑子里现在的想法,省得这个小女人又要骂他无耻了……

“我先去洗澡!”

安宸洗了澡出来,轻轻的躺上chuang,把简小抱进怀里:“,飞机我已经安排好了,我会让人随行保护,不会有任何事!”

“嗯!安排就好!”

虽然简小不太适应这样出行有保镖的日子,可是她不想让安宸担心,他的心情比她自己的喜好更重要!

苏梓睿回来两天了,简小发现个很奇怪的问题,就是她除了晚饭时间,一天到晚,基本上都见不到他,原本以为他是在忙,可是什么事情能让他忙到这样的程度?安宸都没见过这么忙的!

这天吃过晚饭,安宸陪着简小在院子里散着步,简小这才好奇的问道:“安宸,弟弟他很忙吗?”

“嗯?”

“他好像很忙,总是看不见他!”

安宸嘴角抽了抽,忙?

“……他是很忙!”

“哦……怪……”

还没等简小说什么,就听见安宸的声音继续传了过来:“忙着睡觉!”

“什么?睡觉?”

安宸轻笑着对着简小说了苏梓睿小时候只知道睡觉的事情,简小听着从最初的不可思议到哈哈大笑起来,谁能想象堂堂黑手党的接班人,除了对枪支的喜好之外,唯一的兴趣就是谁家,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?

“那安宸,他到现在都没有交女朋友吗?”

“不清楚,这些事情,我们都不会过问对方,不过……这小子有一门娃娃亲!”

“娃娃亲?”

简小愣了愣,安家已经无可匹敌,这样的家族断然是不需要商业联姻的,怎么还会有娃娃亲这种事情?

看着简小好奇的样子,安宸所幸就彻底的满足她的好奇:“这门亲事,只是嘴上一说,没有人真正的当回事,他定的是年叔的女儿,也是我们这一辈中除了安家的两个女孩之外唯一的女孩!没见过,实际上,我也只在她还是个婴儿的时候见过!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