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看污片神器app下载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乡村那些事儿最新章节!

   赵铁柱这下也懵了。

   悍匪已经走到这一步,没理由再隐瞒什么,看来小杰和玲玲的确不是他们劫持的。可问题是两个孩子的确失踪了,那究竟是谁劫持了他们?

   绑架勒索不可能对孤儿下手,而且这些天也没接到绑匪电话。

   难道是丁磊?

   可是丁磊人都傻了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 小杰和玲玲的线索一下又断了,让赵铁柱心里有些沮丧。

   赵铁柱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   这里没有车,赵铁柱要把两个昏迷的女人弄到县城里很不容易,干脆留下来等警察。有了警车的话就方便了。不想让她们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,因此赵铁柱并不着急把人弄醒。

   “铁柱,我知道我们这次在劫难逃,我也不想再躲躲藏藏。”

   齐万良拿住一块羊皮布,提给赵铁柱说,“就是为了它,我们兄弟几个才被境外一个大势力追杀,不得不潜回国躲避。”

   气质清雅美女高清唯美写真

   赵铁柱接过羊皮布看了看,好像是一张图,有山有水。图上有一些类似标记的东西,也有一些文字,但是文字赵铁柱一个也看不懂。

   “这些文字我也看不懂,也来不及找懂的人看。不过这张图在境外被各大势力争抢,肯定蕴藏着极大的宝藏。”

   齐万良叹息说,“我舍不得毁掉,就拿去吧,将来有机会用上自然好,用不上就当我给婉儿留的遗物吧!反正境外势力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踏足祖国半步。”

   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齐万良语气异常坚定。

   这一点赵铁柱也相信,因为他的祖国可是有“雇佣兵禁区”的美誉。一切境外势力,在这里只能奉公守法,因为国家会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,日夜盯着他们,绝不给他们任何作恶的机会。

   这就是祖国,不服?打到服!

   这张羊皮布既然能被境外势力争抢,自然很重要。赵铁柱也不客气,在听到警笛声之后赶紧把羊皮布给收起来。

   得知悍匪在西南仓库,大半夜的所有警察都被叫回去。就算正在造人,也得立马打住,半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。

   整个湘县,乃至湘市的警力,可谓是倾巢而出。

   不到十分钟,整个西南仓库被里三圈外三圈围得水泄不通。而且不光是警力,连县长都亲自来到现场。

   “现在里面什么情况?”

   县长四十多岁,却没后中年人的啤酒肚,而是身材魁梧。这也难怪,县长是军人出生,处事果敢,深受湘县人尊敬。

   也就是仕途不顺,被分到湘县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。

   不过即使这样,县长也积极为湘县谋福利。比如说宏达集团,就是前任和现任县长费尽心机维持的经济来源。否则宏达又怎么会在意这样一座贫穷的小县城?

   “悍匪就在里面,好像……”局长来到县长跟前,说话有些吞吐。

   “有什么就快说!”县长追要不得的就是拖拉。

   “丁磊也在里面!”局长说完盯着县长的脸色。

   县长稍稍愣了下,丁磊是他唯一的儿子,虽然不争气,可也是他的血脉。天下哪有不疼儿子的父亲呢?

   “一切按程序进行,别告诉任何人他在里面,免得影响行动!”沉默片刻,县长对局长吩咐道。

   这时西南粮仓外,大胡子紧张和特警队长各带着一队人马,恨不得立马就冲进去。

  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了不得的大事。

   当初两个人在警局里吵得不可开交,还立下赌约。谁要是先击毙或是抓住悍匪,对方就要主动辞职。两个都是死要面子的人,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赌,局长都听见了,肯定得算数。

   因此两人都想第一个冲进去。

   局长刚走过来,两人一左一右把局长夹在中间。

   “局长,我们特警队装备精良,让我们先冲进去看看情况吧!”特警队长急忙请命。

   “局长,这几个悍匪可是在咱们湘县落的网,当然要由咱们湘县警察先上。”大胡子说完还不忘小声加一句,“您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,一回侦查的同志回来了,您怎么着都得让我先上。”

   “凭什么呀!们湘县的警力还不是属于湘市的,我们特警也是湘市的,凭什么先上!”特警队长连忙反驳。

   “入乡随俗不知道啊!一边等命令去!”大胡子吹胡子瞪眼地说。

   “我说这人……”

   “够了,都给我闭嘴!”

   局长也很为难,一个是跟了自己多年的干将,一个是市里指派的特警队长。无论哪个落了面子,他这个局长都不好受。于是局长只能拖延说,“等侦查的同志回来,看看里面的情况再说。”

   这边话才说完,侦查的同志就跑了回来。

   “里面什么情况?火力是不是很猛,要不要特警队现在就冲进去?”没等局长开口,特警队长就迫不及待地问。

   “悍匪……”

   “悍匪很狡猾是不是?没事,我有经验,让我带着兄弟们先给大家开道!”大胡子都不等侦查的同志说完,拉开架势就要带人冲。

   “不是!”侦查的同志也是一脸无奈。

   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 特警队长和大胡子异口同声地问。

   “悍匪……已经被制服了!”

   “啊?”

   “啥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这下不止特警队长和大胡子,就连局长都大吃一惊。

 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就连县长都被惊动,满脸好奇地走过来问。

   “四个悍匪一死三伤,现在都在仓库二楼,已经放弃抵抗。人质七死一伤,还有两个在昏迷中。”侦查同志赶紧回答。

   “不是,悍匪怎么被制服的?”特警队长连忙问。

   “被报警的赵铁柱制服的!”

   “赵铁柱带了多少人,伤亡情况怎么样?”大胡子上前问。

   “这……赵铁柱就一个人……”侦查同志虽然亲眼看见,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 “一个人?”

   “制服四个悍匪就他一个人?”

   大胡子和特警队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   “这怎么可能!”连局长也不相信。

   “可是悍匪的武器都被赵铁柱缴了!”侦查同志赶紧把赵铁柱给他的枪拿出来,结果在场所有人都蒙了。

   一个人,赤手空拳打败四个拿枪的悍匪,这画面他们想都不敢想。

  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