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字幕网app官网

*** 呼延珏怀中的女子哭累了便睡了过去,将凤无心横抱在怀中,呼延珏等人离开了相思绝崖之下。

“呼延珏。”

和尚叫住了呼延珏,看着那双眼中所透出的情感,和尚明了了一些事情。

“你应该明白,你和主人中的夏侯烈只是长得相似,如果对主人动了感情,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的事情自有分寸。”

呼延珏打断了和尚的话,抱着凤无心回到了营帐中。

“哎!”

一声叹息回在夜色中,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夜色,在沉浸着悲伤的气氛中悄然流逝,当阳光在一次升起之时,凤无心等人再一次启程出发前往燕国。

没有人提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情,可呼延珏更是想要了解那个叫做夏侯烈的男人。

从四国的边境之地进入燕国的东部边境,凤无心等人以商人的身份拿到了通行证。

银鬃幽冥等七匹狼为了不引人注目,在夜色之时流进了飞沙镇内。

蜷缩在水中的美少女让你心疼

因为战争的关系,飞沙镇中道出都是燕国的士兵。

“也不知道着战争何年何月才是个头。”

“是啊,要打到什么时候,七国只剩下齐国和燕国了,姜国那么强大……或许两国迟早都会被吞并。”

“什么丧气话呢,燕皇陛下和三王爷一定会带领咱们打胜仗的,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”

“好好好,你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燕国的士兵们垂头丧气的列队远去,扮作商人的凤无心等人看着那一群群士兵,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纷纷耸着肩膀。

“主人,要不要休息一下。”

“不用,连夜赶路,尽快到达南宫城。”

凤无心命中人连夜赶路前往南宫城,众人骑着马跟在凤无心身后离开了飞沙镇。

此时,就在一行人消失在飞沙镇不久,数十道黑影出现在飞沙镇的城墙之上。

“确认是凤无心么?”

“确认。”

“千里飞鸽传书禀告姜皇陛下,在燕国发现凤无心的踪迹。”

“是。”

黑衣人纵身一闪消失在了原地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此时正在前往南宫家的凤无心并不知道,自己已经暴露了行踪,可即便知道了那又何妨。

十几天的快马加鞭,凤无心一种人终于赶到了南宫城,可此时的南宫城早已经被数千人围困。

“妈的,南宫傲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想独吞山河社稷图的秘密,老不要脸的。”

“谁不是的,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不正好,还省去了人员伤亡。”

“要着南宫傲也真能熬着,咱们都围攻南宫城两个月了,死老头子硬是撑着两个月的时间。”

“怎么,你要是心急冲上去啊。”

“去你娘的,老子才不做替死鬼呢,南宫傲可是天榜的高手,如今凤家宗族的长老们都死绝了,更无人是南宫傲的对手了。”

凤无心混迹在人群之中,数以千人万人将南宫城围的水泄不通,偏偏又无法攻破南宫城,只好采取耗下去的政策,让南宫城陷入断水断粮的情况,看这群人还能熬到什么时候。

“听今儿回来一个大人物,带领咱们冲入南宫城。”

“什么大人物,武功能高的过南宫傲么。”

“你是不是傻,自然是姜国来的大人物呗,我听是姜国的谁来着……对,裴老!”

“你是姜国的裴老丞相么?”

“对,就是他,你看远处的那个老者不就是裴老丞相么,看样子是要带着兵冲进去了,咱们也跟着进去,不准能知道一些关于山河社稷图的秘密呢。”

“走走走!”

围堵在南宫城外想要分一杯羹的人们拥挤着杀进了南宫城,不过眨眼之间,南宫府便数万人围了起来。

面对着如此众多想要得知山河社稷图的贪念之人,纵然拥有北方霸主地位的南宫家也无力抵抗。

不过碍于南宫傲的武功,人们谁也不曾踏入南宫府一步。

“南宫族长,你又何必守着山河社稷图不放呢,为了山河社稷图而灭了族,不论是姜皇陛下还是我,都会心痛的。”

“哼,裴元义,你少在老夫面前装仁义之辈,按照辈分你是老夫的下属,没资格与老夫话。”

南宫傲一句话让裴老面色一寒,但随即,那不屑的轻蔑笑意再一次爬满脸上。

“姜皇陛下念你们南宫家是服侍前朝的旧部,也念在往日的情分上命本相从你手中拿过山河社稷图的秘密,若是你顽固抵抗的话,本相爷也只好不念及南宫家的地位了。”

裴老的话语清清楚楚的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,众人这才明了,原来燕国的南宫家竟然也是前朝姜国的旧部。

怪不得,怪不得姜国能发展的如此迅猛,原来早就在七国安插了势力。

“多不宜,在老夫孙女死的那一天开始,我南宫家便已经不再和姜国有任何干系。”

南宫傲怒视着裴老,一字一句的着南宫家已经不再是姜国旧部的事情。

“如此正好,那本相也不用手下留情了,杀。”

裴老话音落下,一群士兵蜂拥而入南宫府。

但就在此时,数道狼嚎之声响彻云霄。

万人目光之中,只见那一袭白衣华发的女子出现在南宫家的屋檐之上,那一陇白衣绝世而清冷,仿佛九天之上下凡而来的玄女,傲立于天地之间不可一世。

可当那白衣华发的女子睁开双眸之时,血红色的瞳孔又是狰狞万分,让人心中寒意途升。

一神一妖,一正一邪,两种极致不断的交织在女白衣女子的身上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魅惑之美弥漫在天地之中,深深地吸引着万人的视线。

“裴老,一别六年再次相见,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。”

冰冷的话语一字一句的吐露而出,凤无心赤红的目光看着那面目惊愕的老者,眼中的笑意更是浓烈着。

“怎么?看见我很惊讶么。”

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凤……无……心。”怒瞪着双眸,裴老指着屋檐之上那的女子,中念着凤无心三个字。***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